最新消息 關於暗戀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
暗戀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3-07 15:14:39)

先認清事實非常的重要

兩個人只有相愛,是不是真的沒有辦法長久在一起?不然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會說,初戀往往都會分手、結婚對象通常都不是最愛的那個?想要跟自己愛的人走到最後,真的有這麼難嗎?不然為什麼有這麼多相愛的男女,好不容易攜手步入婚姻,最後還是會離婚?是不能跟最愛的人結婚,還是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墳墓?在這個離婚率如此高的台灣社會,越來越多男女對於愛情跟婚姻感到模糊甚至不安,晚婚族與不婚族也有大部分是因為對於婚姻的惶恐。

不是不能跟最愛的人結婚,婚姻也不見得就是愛情的墳墓,然而相愛容易相處難,很多大家認為相愛的深愛的對象,都只活在自己的想像裡,兩個人會分開,往往是因為自己無法接受對方最真實的模樣,覺得是交往久了對方就變了,或是對方無法接受自己最真實的模樣,因為跟對方想像的、想要的不同,尤其是進入婚姻以後,彼此都無法再有任何的隱瞞,所有相同相異的地方浮出水面,不僅是幻想破滅,還可能發現對方的習慣、觀念是自己無法接受的,所以最後才會選擇離婚。

相愛的兩個人一起步上紅毯,然後牽著手就白頭偕老不是童話故事,而是真實存在的,只是在結婚以前,先認清事實非常的重要。到政府立案的徵信社做婚前徵信調查,看清楚對方的家庭環境、成員背景跟真實樣貌,再決定要結婚還不遲。

 

找回彼此在一起的初衷

雖然現在的台灣離婚率極高,平均是每三對夫妻裡就有一對夫妻選擇離婚,但是夫妻二人是否會離婚,跟婚前是否足夠相愛沒有直接關係,不夠相愛的人可以懂得互相體諒跟包容,真正相愛的人其實更應該要能夠做到這點,只是因為太多人都愛上自己對另一半無限膨脹的幻想,婚後覺得幻想破滅,又不願意接受最真實的另一伴,或是不懂得溝通跟協調,達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共識,才會引發離婚危機。

婚前來不及深入了解彼此,既然都已經結婚也不要輕易選擇放棄,在彼此溝通不良,或是覺得感覺不如婚前那麼幸福甜蜜,甚至是出現同床異夢的狀況時,到專業的徵信社做婚姻挽回的委託,讓專家協助修補婚姻的裂痕,找回彼此在一起的初衷,不衝動選擇離婚,才更能看見苦盡甘來的甜。

她交男朋友的時候,我也不會像以往這麼勤勞的找她

我暗戀一個女孩已經十八年的時間了,看著他青澀的小女孩模樣,到現在已經是公司的人才,甚至是大家口中的女強人,一直以來都我再追上他的腳步,我不奢望他可以給我些什麼,我只是希望他可以回頭看看我,其他我根本就沒有想太多,但是面對他一次又一次沒有看見我對他的盡心盡力,我真的很無奈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我看過他一任又一任的換男朋友,我不斷的給他指導,就算我是真的很愛他也想要擁有他,當他遇到對的人的時候,我也會全力的支持他,我知道他很重視我的意見,他也會聽我的意見,但一直以來我都保持我的理智線,我不段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為我愛他,所以給他不好的意見,所以當他遇到我認為不好的人,我會先聽從他對她的感情,我不會這麼快就下定論,因為我自己也必須要觀察,當我自己真的認為這個人不好的時候,我就會告訴我愛的她說,要他不要把所有的心都放在她的身上,她也都會聽我的意見,但我跟她很有默契的一點就是,我從來都不喜歡多說什麼,可是她也從來都不會多問甚麼,也許這一點就是讓我很愛她的原因,遇見好的另一半,我也會要她好好的把握,這個男孩看起來非常的疼她,這樣我也就很放心了,她交往了另一半的時候,她就會帶過來給我認識,大部分的人其實對我都非常的有惡意,畢竟沒有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另一半有很要好的異性,這一點我自己也都很清楚,所以在她交男朋友的時候,我也不會像以往這麼勤勞的找她,就算她常常都會找我,我也都會告訴她我有事情要忙,我會告訴她我沒有這麼多時間,為了就是希望可以跟她保持距離,雖然這樣做我也真的很難受,不過我知道我自己應該這麼做,但是面對他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也會願意放下手邊的所有的事情,就是希望她可以知道,就算她傷心難過的時候,也知道我會在她的身邊,希望他不要因為這樣而心情不好,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就當一個垃圾桶,只有我看的到她最無助的樣子,可能也只有我看過她的眼淚,因為她在別人面前,是一個非常堅持的人,大家都認為她是一個女強人,事業愛情都非常的順利,其實她有很多的小地方,可以看的出來她非常的無助,我知道但是我都會努力幫他掩蓋,因為我也不希望她這一面,被其他人看見,可能我這一點真的非常的自私,但是我知道我的這一個自私,是為了她好,但是面對我愛的這一個她,決定要跟這一個我不覺得怎麼樣的人結婚,其實我真的有一點無助了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要結婚的事情,其實這一點真的讓我有點無奈,因為我心情真的很糟,可是卻又必須要陪笑,她看不出來我有任何的不開心,這一點我也有一點難過,因為我跟在她的身邊這麼久了,可是他卻不知道我的心情,但是面對她即將邁入人生的另一段旅程,我自己好擔心也好害怕,所以想請問徵信社人員我該怎麼做才好,我不想要失去她,但我也不想要破壞她,我知道我這樣真的很矛盾,我自己也覺得很矛盾,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脫才好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放手祝福她,我只可以帶著一張面具,但是其實我的心真的好難受,甚至好想要告訴他一切。